新冠疫情(COVID-19)爆发两年多以来,人们愈来愈多活动转向线上,向来以科技与文化产业闻名世界的大韩民国(简称韩国、南韩),近期也正积极将版图拓展至元宇宙。

韩国科学技术情报通讯部(MSIT,相当於我国科技部)在2021年5月宣布成立「元宇宙联盟」,集结了各产业最具指标性的企业,如三星、现代汽车、Kakao、LG与NAVER等等,共同商讨如何创造元宇宙生态系。

同年11月,首尔市政府宣布通过「元宇宙首尔5年计画」(Seoul Vision 2030),将斥资约326万美元建设元宇宙平台,为民众提供创新的虚拟公共服务。此计画的执行项目包含了虚拟市政办公室、首尔金融科技实验室、首尔校园镇和首尔虚拟旅游等。

今年1月底MSIT更宣布,韩国目标跻身全球前5大元宇宙市场,将成立元宇宙学院,在未来5年内培养4万名专家、220间元宇宙相关的科技公司,为每所与元宇宙学院合作的学校提供高达460万美元的资金。韩国政府如此大动作地推动各项计画,无疑是看准了快速发展的元宇宙商机。

同时,韩国企业也积极在元宇宙中插旗占地。不论是房地产或零售业,都已经可以看到部分落地应用成形。如韩国房产App 《Zigbang》提供虚拟实境(VR)看房服务,能直接与销售员进行购屋谘询;韩国乐天购物创造了一个元宇宙营地,让消费者可以在虚拟营地体验露营用品,并直接购买;韩国游戏公司Com2uS更宣布在2022下半年以前,让旗下公司约2500名员工入住元宇宙办公,成为全球首家「元宇宙上班」的企业。

席卷Gucci到软银,亚洲最大元宇宙平台如何生成?

韩国全国上下无不加紧脚步跟上这波元宇宙热潮,我认为与加密货币产业在当地早有相当基础有关。2017年韩国政经局势不稳,青年失业率达9.9%,创2000年统计以来的新高,出口萎缩、经济成长趋缓,比特币的兴起恰好成了许多韩国年轻人摆脱困境的出路,人们前仆後继地将积蓄投入加密货币。截至2017年底,约有三分之一的韩国人投资了加密货币,在其鼎盛时期更占据了全球加密货币交易总量的30%。

有了这样的基础,让韩国对元宇宙的概念似乎接受得很快,尤其Y世代(1980~1990年代出生者)与Z世代(1990年代末叶~2010年代前期出生者),他们是一出生就透过网路认识世界的世代,网路早已是这群数位原民生活中的一部分,而元宇宙只是将这样的体验提升到另一层级。

此外,韩国发展纯熟的科技、流行影视、音乐文化与游戏业,也都是让韩国企业快速拥抱元宇宙的关键。例如NAVER子公司NAVER Z於2018年推出、拥有近200万日活跃用户及2.5亿注册用户的虚拟社交平台ZEPETO,不只提供精致的客制化虚拟替身,让玩家遨游元宇宙世界,交友、拍照与经营社群空间等,更积极与Gucci、三星、迪士尼等公司跨业合作,携手拓展元宇宙。

2021年12月,曾打造知名多人生存射击游戏《绝地求生PUBG》的韩国游戏公司Krafton,也以420万美元投资ZEPETO,期望透过游戏和社交元素的紧密结合,使游玩体验更加丰富。

在获得防弹少年团(BTS)所属娱乐公司HYBE投资外,ZEPETO更积极与BTS、Black Pink 、TWICE等明星团体合作,让玩家在虚拟世界中与偶像亲密互动。韩国娱乐文化产业早在数十年来突破语言与文化隔阂,有许多将歌曲、影视作品等输出至世界各地的经验,在虚拟世界中,更有机会进一步打破了地域限制、与粉丝创造紧密的连结,成为推动韩国元宇宙发展的一大助力。

几乎同一时间,日本软银集团第二档愿景基金(Vision Fund 2)也领投ZEPETO高达1.5亿美元,韩国3大娱乐公司HYBE、JYP与YG共同参与了这轮融资,负责运营愿景基金的软银投顾公司合夥人沐恩(Greg Moon)表达对元宇宙的期盼:「这将是网路进化的下一步。」

用软硬体优势,拓展元宇宙产业蓝图

有了政府与私人企业双边助攻,明显可见韩国正以举国之力快速拥抱元宇宙商机、吸引国际关注。若台湾也想积极发展元宇宙相关产业,除了我们不断提到的半导体与人才优势外,我认为韩国引用娱乐产业的文化输出模式,来投入发展元宇宙的做法,是值得我们研究与参考的。

元宇宙的基础是海量的用户,如何设计出有趣且合乎使用者需求的世界观,进一步打造足够大的社群,将会是打开元宇宙大门的钥匙。从《鱿鱼游戏》到BTS,韩国作为流行文化输出大国,证明了亚洲文化有机会打入欧美市场;台湾的创作力既自由又多元,也有机会成为亚洲与国际文化的聚集地。

结合资讯科技硬体优势,并在软体面打造出足以吸引创作者、消费者投入的平台,将让台湾也能够藉此扩散具备在地特色、征服全球的独特文化,相信台湾也将能够在元宇宙中占有一席之地。

责任编辑:吴佩臻、苏柔玮

0 0 投票数
Article Rating
订阅评论
提醒
guest
0 Comments
内联反馈
查看所有评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