如果可以拥有一款NFT,内容不是艺术家画的图档,而是一个「词汇」,是什麽样的概念?

亚洲首款以文字创作为主题的NFT计画《MINTVERSE 第二宇宙辞典》正式启动,由10位台湾知名作家创作出极短篇小说,从中提炼出2100个词汇铸造成NFT,购买者能够自由定义该词汇的意思,後续也可以卖出,让买下的人改掉它的定义,而每一次修改纪录,都会在区块链上留下一笔,这些词汇最後会组成一本辞典,也让十篇小说的内容随之不断流动变化。

计画由由文化银行创办人陈慕天发起,结合行销、社群、文学家等夥伴共同企划,知名乐团灭火器、歌手阿爆、YouTuber志祺七七、将来银行、GoShare、KKBOX等30位KOL和品牌方,都受邀加入共创。

《数位时代》专访企划团队中的作家朱宥勳,以及只要有人社群顾问公司执行长陈思杰,揭露幕後的理念和故事。

当文学碰上Web3,《第二宇宙辞典》的诞生

这是《第二宇宙辞典》计画的世界观,带点末日感的奇幻氛围,再利用NFT的模式,把Web3的未来概念化为具体现实。

《第二宇宙辞典》如何铸造:

1.免费获得一个词汇,用100字以内定义它
2.将存取在以太链上,每次定义都将收取gas fee手续费
3.仅持有者本人拥有改动权益
4.可自由转移、赠送、卖出,继承者可修改定义
5.词汇定义将收录在辞典中,也将镶嵌在10篇小说中

群众在计画中成为创作者的一部分,如果买下鲸鱼这个词,把它定义为「一种大型飞行载具」,当创作完成後,原本不能阅读的10篇小说就会全部解锁,注释会跟小说镶在一起,滑鼠滑过会显示该词汇的新定义,「巨大的鲸鱼前往世界尽头」就会被解释成「巨大的飞行载具前往世界尽头」,NFT持有者天马行空的想像,将互相融合、产生化学效应。

朱宥勳分享,为了降低参与门槛,让更多人愿意加入,计画初期就设定了两大主轴:

  1. 篇幅短:注解100字,因字数太多会造成写作困难、上链不易
  2. 题材不设限:将时间轴设定在未来,让注解变成创作

而他自己选择的词汇是「小说家」,将之定义为「一个虚拟实境的游戏,会自动侦测玩家最渴望的事物,建构第二人生使其进入游玩,被医院用来治疗心理、精神疾患。」虽然只写了短短一百字,但背後就延伸了庞大的未来世界观。

「我们想尝试文学在新媒介上的可能性。」朱宥勳说,文学千年来一直在不同媒介上迁徙,从吟游诗人、书籍到网路,如今Web3世代将临,读者不再只是单纯阅读、写心得,而是能拥有一部分的内容,创作将产生什麽新的样貌?让团队开始想挑战,试着让这个未来世界具体呈现。

在他的大力邀请之下,作家组合众星云集,包含乡土作家甘耀明、推理作家潇湘神、新生代作家张西等,9位的创作风格大不相同,让2100个词汇性质多元,完全没有重复。朱宥勳笑称,作家们一听说作品要上链,永远不会消失,都上紧发条,力求作品内容突破,创造出截然不同的文章风格。

品牌、艺人加入铸造,抢夺话语权重新定义

计画成形後,就交由陈思杰的团队进行参与者的邀约和企划,第一波就有30个合作方,包含品牌、媒体、公家单位、艺人、KOL都加入选择NFT,创作自己的定义。

陈思杰认为,这项计画对合作方的吸引力,来自於行销千年来最重要的任务—争夺话语权,抢下一个词汇後,可以透过重新定义去传达想要的价值概念,把话语权具体展现出来。

例如将来银行选择了「银行」一词来定义,身为一家纯网银,银行的定义不再是传统五点关门的单位,而是「具备开启将来的能力,把梦想转换为现实」;关注无家者的人生百味协会选了「家」来做定义,对街友们来说,没有住所,家的意义变成「想回去但不知道怎麽回去的地方」。短短一两句话,就让企业或NGO表现出自身的价值观。

至於歌手艺人,也可以利用词汇来和专辑内容、演唱会主旨等内容相呼应,例如原住民歌手舒米恩选择「节奏」一词,将它定义为专辑《Bondada》中呈现的原住民歌谣节奏「碰哒哒」;独立乐团灭火器则选择了「火球」,定义为「你最棒最贴心的音乐祭好朋友」因为他们举办的音乐祭就叫做《火球祭》,藉由定义使词汇和自身连结,成为特殊的行销模式,创造话题。

与其对新媒介焦虑,不如跳进去一起享受

陈思杰说,他感受到品牌对於要赶快发行NFT,得在新潮流下做点什麽的焦虑,「当我们理解之前,这件事已经涌入过多钱跟关注度」,好像一觉醒来,国外大品牌如NIKE、Gucci都已经开始投入,不跟上就会大幅落後。

除了害怕被潮流淘汰,NFT行销的商机也让品牌难以放弃,根据Similarweb的数据显示,2022年2月OpenSea的网站总访问量为1亿左右,若一个NFT项目能占据OpenSea排行榜1个礼拜,就代表将会为品牌带来超过2000万的曝光量,不只成为极具潜力的广告版位,也为品牌营造出深具前瞻性的形象。

说来简单,但陈思杰表示,很多品牌根本不知道从何开始,最大的烦恼可能是公司内部财务问题,像是法人如何购买虚拟货币、後续如何报帐、如何经营社群等,在Web3世代真的来临前,这些门槛和限制都綑绑着品牌难以拓展新的模式。

「但这些都是痛第一步而已。」陈思杰表示,这次企划的最大目的就是帮助大家跨过这个「最大静摩擦力」,因此采用白名单的模式,除了Gas Fee不收其他费用,让品牌用参与或赞助的方式加入,为自己选择的NFT提供赋能,并把想传达的话题放进来。当群众看见熟悉的企业加入,距离也跟着被拉近。

「文学界一开始对NFT也是观望的。」朱宥勳坦言,即便由文学圈子发起,说服加入仍然不容易,因为文字不像绘画,以世界独有为贵,书本随便印刷出去都有上千本,因此NFT本身的特性并不吸引作家们的注意力。

但他认为,不管媒介多奇怪,各界都要敢於尝试,把创作迁徙转移,若死守某个媒介,最後只会随时代变迁陷入沮丧的循环,「不如走出来看看有什麽好玩的」,才有机会一起共创更多可能。

责任编辑:钱玉紘

好友缺你一个,加入数位时代LINE,科技产业趋势新闻一次掌握!

传送门点这里

0 0 投票数
Article Rating
订阅评论
提醒
guest
0 Comments
内联反馈
查看所有评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