日前有一篇专栏文 – 「直接宣布加密货币成为法定货币,这些国家是头壳坏去还是深谋远虑?」,这是一个值得讨论的复杂问题,然而他的结论是:这些国家这些人,都是头壳坏去。

考虑到最近32个中央银行和12个金融当局(44个国家),在萨尔瓦多举行会议,共同讨论金融创新及国家采用比特币,原文作者不只批评了萨尔瓦多以及中非共和国,更把多国央行及金融监管代表,一起骂了,似乎这群人都是「头壳脑死」。

实际上是如此吗?我细看原文,发现作者走一种「心情抒发日记」的形式在写一个复杂的比特币采用议题,但采用比特币不能靠感觉啊!以下我回应该文,并整理7大典型对於比特币的迷思误解:

1. 比特币不同於「其他加密货币」

原文把比特币当作加密货币的一种,但比特币是唯一锁定「全球货币」阶层的加密货币,目前价值储存的功能已经被世人、华尔街认可,这是其他的加密货币目前做不到的。
比特币无法与其他加密货币混为一谈。

2. 比特币没有底层价值

原文作者说:「我倒不觉得争辩比特币或其他虚拟货币,到底有没有所谓的『底层价值』有这麽重要…是拉锯,妥协,共识出来的产物。」

我不否认比特币是一种共识,但共识的形成背後有重要的底层价值:比特币提供人们另一种选项,一种更加公平的货币政策,根据比特币白皮书的产量机制,需遵照以下两个固定规则:

❶ 比特币约每 10 分钟产块一次,而每产生一个新区块,就会铸造新的比特币
❷ 比特币每产出 21 万个区块,就会调整一次货币奖励数量,2100 万枚作为比特币供给上限,没有任何人、任何政府可以改变,这也是比特币威力强大之处。

第二个更重要的底层价值,是抗审查(Censorship Resistance),意思一项科技拥有让政府「关不掉」的能力。抗审查科技并不是要取代既有秩序,让一切变得无法可管。它是提供人们新的选项,和既有的秩序并存。

比特币并没有夺走国家对法定货币的控制权;而是更微妙地让法定货币不再绝对重要。

3. 区块链技术不是什麽创新技术

原文说:「加密货币⋯从技术的角度来看,其实说不上什麽创新科技,他仍旧是建立在网际网路与电脑运算的逻辑之上」

没想到这题也需要争论,过去的云端技术、AI、大数据,哪一项革命技术不是「建立在网际网路与电脑运算的逻辑之上」?如果此标准成立,那麽什麽科技技术都是旧的、缺乏创新。

其实区块链技术厉害之处,在於首次成功让网路「传递价值」。

透过分散式帐本、POW共识协议、私钥及加密技术的组合,它做到了过去网路(Web 1, Web 2)都做不到的一件事:过去网路是资讯的复制,副本传送,无法传递「价值」,包括MIT麻省理工学院斯隆管理学院Gary Gensler(现任美国SEC主席)均认为,区块链技术带来人类全新的可能。

4. 比特币都是拿来洗钱?

原文认为,只有想要做坏事的人才会用加密货币:「大概很多也只有见不得人的交易,或不希望被美元体系所监控的财富移转,才会觉得好用吧?」

在2013 年以前可能是真的,但随着国际政府对「暗网」的打击和「丝路」的关闭,今日绝大多数的比特币交易都是合法的目的,而且在FATF(防制洗钱金融行动工作组)持续推动及要求各国政府落实洗钱防制,对於加密货币交易实名制、监管已经非常普遍,因此加密货币会不会拿来洗钱?会,但其洗钱风险及犯罪金额已远低於现金。

另外因为所有交易都会记录於区块链公开帐本上,因此纵使骇客成功盗取金钱,并用加密货币洗钱,相关执法单位有很高机会在日後追回犯罪所得,例如近期美国特工追回2016年Bitfinex 遭骇的36 亿美元比特币,这是过去从来不可能发生的事情。

5. 萨尔瓦多的比特币实验失败?

原文说:「目前市面上的『小国』们,以比特币作为法偿货币的尝试,多半以失败(或即将失败告终)」

萨尔瓦多的《比特币法》(Bitcoin Law)於2021年9月7日生效,成为全球第一个采用比特币为法定货币的国家,经过了6个月,美国国家经济研究局(NBER)发布首份调研报告,说道:截至目前,比特币在日常交易中的使用率很低,以拥有银行帐户、受过教育、年轻人和男性群体居多。

并表示:实际有在使用比特币的民众并不多,在下载了官方推出的加密货币钱包Chivo後,仅20% 的受访者有在继续使用;11% 的受访者表示有减少较以往少刷信用卡。

报告还指出:目前只有 20% 的商家、企业接受比特币作为支付方式。去年有媒体实地走访萨尔瓦多发现,除了麦当劳、星巴克、汉堡王等大型国际连锁店外,只有少数商家接受比特币支付。

很多人说这个数字代表很失败,很多人不用,但我怎麽觉得超级成功啊!短短半年时间就有20%的商家采用率(接受比特币支付),这个采用速度已经相当迅速,台湾行动支付花了近二十年,国家政策的大力支持才走到67%的普及率。

国家采用比特币的实验,现在讲成功失败还太早了。

6. 比特币促进普惠金融?

据统计,萨尔瓦多国约 29% 的人在金融机构拥有户头、5.7% 的人有信用卡、3.5% 的人拥有行动金融帐户,只有 5.6 % 的人会做线上购物或者支付帐款,且网路普及率大多集中在首都圣萨尔瓦多 (San Salvador)。

然而,就算萨国是如此金融服务不普及的地区,原文作者认为萨尔瓦多人民贫穷、知识水平过低,让人民学会比特币需要大量额外成本才可能:「…讲的好听与『普惠金融』挂钩,但大部分民众根本连加密钱包是什麽都不知道…教育和基础建设的成本,又该怎麽算?」

实际上《比特币法》上路满月後,萨国总统布格磊(Nayib Bukele)宣布,当地拥有加密货币钱包的民众,已经超越拥有传统银行帐户的人数。此外,官方电子钱包 Chivo 支援比特币「闪电网络(Lightning Network)」(下称「闪电支付」),实际使用状况里,可以看到过去一年中,比特币闪电支付的使用率也迎来爆发式成长,包括2021年11月单月交易总额达3,500万美元,年度交易总额年增率更高达 410%。

这代表着一件事,大量的使用者正在使用比特币及闪电支付,且成长速度越来越快。

从萨尔瓦多、中非共和国相继选择采用,目前看来比特币确实让贫困地区有机会使用到Web 3.0的金融服务,从目前数据来看,比特币国家采用实验是乐观的。

7. 比特币无法作为日常使用?

原文通篇讲对了一件事:「要作为法定货币(或法偿货币)的单位…首重安全与稳定性…巨大的币值波动,使用在日常生活中根本是场灾难」

但很多批评者忽略了一件事,萨尔瓦多跟中非共和国,并非只有一个法定货币,而是采双轨制:萨国分别是美元与比特币、中非是中非法郎(CFA franc)与比特币,此举最大的好处是,而实际使用上可以很弹性,并避开比特币目前价格不稳定的问题:

  1. 商家如何定价?任何商家可选择用美元或中非法郎定价,而非用比特币定价。交易时,支付系统可自动以「交易时等值之比特币」做为支付管道。

  2. 收款後,商家可以自行选择保存美元/中非法郎,并且在支付完成的一瞬间换回,因此商家可不用承担比特币的价格波动。

  3. 手续费?比特币闪电支付手续费极低,萨国有250万国人长居海外,超过五分之一家庭依靠海外亲人的汇款过活,在海外努力工作的亲人,可以使用比特币将工作所得汇回国内的家人,避免支付超高的跨境汇款手续费和处理费(西联汇款收取近 33% 的手续费),而家人可以选择随时把这笔资产,换成美元/稳定币或中非法郎。

人家不是笨蛋!

原文作者可能关注的重心并非贫穷、没有金融选择权、受制於大国霸权的人们,我认同国家采用比特币确实产生了很大的额外风险,因为这是过去从来没有人做过的事,但实际上,比特币不仅可以与其他法币并存,并在日常使用,这项举措,带给人民及政府更多的自由:

人民获得额外的「Plan B」选项,避免因当地政府错误的货币政策,导致恶性通膨而连带受累。萨国/中非政府不再完全受制於美国等外国货币政策,以及国际制裁,取得了更多财政自主的空间。在乌俄战争後,大家才发现到一个中立的货币有多麽重要。

萨国过去犯罪率居高不下,中非至今是最贫穷的国家,几乎没有之一,在如此悲惨的历史下,我非常尊敬这两国的领导者及人民,他们绝对不是「头壳坏去」,而是共同努力寻找最好的翻身机会。

比特币作为全世界最中立的货币,不会拒绝任何国家、人民,没有任何货币控制或外汇制裁,未来若有更多国家、政府、企业组织加入,萨尔瓦多、中非作为早期参与者,未来将获得不成比例的优势跟好处,或许有机会撕下过去的历史黑页,跃升为Web 3.0世代的新加坡、以色列。

《数位时代》长期徵稿,针对时事科技议题,需要您的独特观点,欢迎各类专人士来稿一起交流。投稿请寄[email protected],文长至少800字,请附上个人100字内简介,文章若采用将经编辑润饰,如需改标会与您讨论。

(观点文章呈现多元意见,不代表《数位时代》的立场)

责任编辑:隋昱婵、侯品如

0 0 投票数
Article Rating
订阅评论
提醒
guest
0 Comments
内联反馈
查看所有评论